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
11111
文联动态

名家专栏|牵引线——关于新时代“东莞制造”影像的思考

编者按

  作为东莞本土成长起来的摄影家,李志良与其他摄影人一样,经历了从自然、风光、人文摄影起始的成长过程。是改革开放的浪潮以及记录东莞时代变迁的历史影像,触动他将镜头聚焦在东莞制造这一现实题材上,并苦心孤诣地潜心创作10多年,推出了主题为“牵引线”的系列影像力作,一举摘得摄影最高奖——2020年第十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从“制造”至“智造”,无疑是东莞产业内核转型的“牵引线”,李志良以多种视觉语言进行演绎呈现,尝试为东莞这座城市发展提供富有牵引力的诠释。


牵引线——关于新时代“东莞制造”影像的思考

文/李志良

  再没有一种艺术形式如同摄影,即凭借直观丰富的视觉呈现成为磅礴时代的“书记员”,又因为生动简明的操作方式充当普罗大众的“捕心者”。虽然摄影世界的著述和论辩汗牛充栋,但核心围绕的,也是每个成功摄影家必须破解的问题只有两个——拍什么?怎么拍?

image.png

李志良出席2020年第十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颁奖典礼

  关于“拍什么”的问题,尽管大千世界为摄影人提供了无限丰富的题材,但归结到每个人身上,不可避免要受到三个条件的制约——时代特征、个人条件、三观契合。

  首先,摄影创作务必把握“时代特征”,这是由摄影的本质属性和摄影人的历史使命决定的。摄影术发明与工业革命同步,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给大众提供一种比以往(主要是美术)更能真实表现生活细节的呈现形式。摄影的发展与普及,与工业文明、现代文明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若合符节。当下正是国家社会巨变之际,中国摄影人有自己当然的历史使命,把握和表现时代进步发展,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image.png

  其次,摄影创作必须满足“个人条件”。严肃的摄影创作,需要长时间稳定的投入,务必选择能将个人资源最大化的题材。我以为,摄影最好的题材不在千里之外,而在触手可及之处。自己身边的物象,即有反复拍摄的条件,也有深入揣摩的基础,才是最适合的题材。纵观近代众多的摄影大家,其成功之作往往和自己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等具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绝少无视本人条件,刻意“求奇”、“求怪”、“从俗”、“从众”,即是最好的证明。

  再次,摄影创作必须匹配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一方面个人摄影创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要付出重大努力。热爱不单单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最有效的督促者。只有面对符合自己世界观的题材,摄影人才能乐于观察、勤于思考,有所收获。更为重要的是,摄影归根结底是一种“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活动,向读者展现的是创作者的情感取向和价值判断。只有在一个和自己三观契合的题材上,才能放开手脚,痛快淋漓的表达自己。

image.png

  解决了“拍什么”的问题,摄影人仍然需要回答“怎么拍”这个方法论上的重要问题。对此,我个人的心得是——深入生活观察、展示个人观点、不拘一格呈现。

  深入生活观察是拍好照片的第一步。什么是“有温度”的作品?理论工作者告诉我们,“有温度”就是“有细节”,而鲜活的细节一定出自于观察生活,而非主观想象。摄影人唯有深入观察生活,一方面深入发掘特色细节,一方面反复打磨提炼主题,才能形成作品的“筋骨”。

  如果说作品的“内在”体现在表达内核的个人化,“外在”则体现为呈现形式的多样化。唯有首先在视觉上创新,用“视觉冲击力”吸引住读者,才能让读者有机会理解作品的内核,直至把握作者的内在表达。

  正是基于以上对摄影创作的理解,我花了数年时间,精心构思,深入东莞制造一线现场,进行采访和积累,创作了这组申报中国摄影金像奖的作品《牵引线》。

  《牵引线》取材于近年来欣欣向荣的“东莞制造”。《中国制造2025》指出,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科技创新的主战场,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是我国提升综合国力、保障国家安全、建设世界强国的必由之路。而东莞不断接受来自港澳台的经济辐射和产业转移,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东莞奇迹”,用鲜活实例印证了“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的转型升级路径,为“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贡献了极佳的样本和思路。

  作为当代中国摄影人,表现时代发展步伐是我们的不二选择。因本人长期在东莞财政系统工作,因为工作的原因得以近距离观察了解东莞企业升级改造的全过程。在选定“东莞制造”这个主题之后,我可以深入到各个企业,观察了解生产过程,逐渐积累了大量的生产细节。东莞制造是充满活力的,勾勒东莞制造的影像更应该是多维度、多元化的。工业制造与制造者的这类摄影主题,一直受到摄影人的广泛关注。今天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产业转型下从“制造”到“智造”,摄影的表现形式却依然老套陈旧。

  艺术家在不同的社会情境中创作出不同时代的艺术作品,并把他所有的情感倾注在他的艺术作品中,从而产生一种影响社会的文化力量。现代摄影艺术对摄影家的素质要求几乎是全新的概念,除了要求创作思想、摄影观念的改变外,还要求摄影家在知晓传统摄影技巧、技术、技法的同时,要努力走出传统,掌握好现代数字网络技术及新的造型手段。这也拓展了抽象、象征、时间、空间、观念等艺术形态更广阔的实践空间。摄影人要认知摄影的本体意义,运用摄影本体语言捕捉瞬间、记录生活、叙述事件、抒发心灵,将摄影艺术的审美意识、表现手法及美学理想融入到创作中。

  从表现形式上来说,给“东莞制造”插上艺术的翅膀,这是我的初心,它服从于某种直觉和顿悟。在拍摄时,我还是遵循内心影像的法则“来自现实又超越现实”,在实物与想像力之间找到平衡点。“艺术真实是文艺创作的真实。它是艺术家从生活真实中提炼、加工、概括和创造出来的,通过艺术形象集中反映了一定历史时期的本质、规律的社会生活的真正面貌”。它绝不是刻板机械的简单再现,而应该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进行丰富的想象与延伸。

  创作时,我参考了一些先锋视觉艺术门类的表现形式,也借鉴了绘画中艺术语言的运用。摄影艺术的发展,一直是与绘画艺术纠结在一起的。当代艺术背景下,技术不再是一个问题,摄影与绘画真正走在了一起,成为艺术家创作手段的主动选择。毕加索曾说过:“艺术是时代的索引,任何一个时代的特殊感情都会诱导出与这些意境一致的艺术形式。”摄影的创新,很大一部分依赖于摄影艺术表现形式的创新。在重叠、重构、透视以及色彩、距离、层次所营造的空间与梦幻中,我想寻求一种熟悉的陌生感。多重解读,但又难以一语中的。

  从内容呈现上来说,机器、劳动者、产品、车间,静的物,动的人,它们构成了事物内部本身的隐秘联系,从而呈现出一个完整的叙事。构思拍摄对象时,我努力寻求能突破传统,令人眼前一亮的视觉冲击。绚烂的微观视角下,芯片的美轮美奂深深震撼了我,于是我将它一一呈现出来。

  微小的芯片,有着精密的细节,集成了上百亿颗晶体管,奇特梦幻的天然色彩与构图看似不真实却又客观存在。今天,工业摄影的内涵与外延正在经历着不断的蜕变,规范化的人工与机械操作,使得传统的工业摄影沦为一个个似曾相似的画面,于是我把镜头对准了流水线之外的产业工人们,以展现他们的“生活真实”。

  海伦曼泽说过:“视觉艺术的极致,在于利用具体的形象来表达难以具体化的感情。”在进行摄影创作时,摄影师按照自己独特的方式审视被摄对象,对其进行审美改造和艺术加工,并最终自然地渗透进自己的态度、情绪和意境。作为东莞的本土摄影师,作为“东莞制造”的亲历者,我对“东莞制造”充满信心,更对“中国制造”满怀憧憬。我愿以自己在方寸之间的描绘,让我的作品如同名称《牵引线》那样,将围绕“东莞制造”“中国制造”,围绕我们时代最强音的大千世界、林林总总结合串联起来,用直击心灵的影像,为我们崭新的时代立传!

微信图片_20210401102325.jpg

2020年12月20日,第十三届中国摄影艺术节开幕式暨中国摄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在河南三门峡举行

微信图片_20210331181701.jpg

2021年1月16日,“时代的观看——中国摄影金像奖(广东)学术研讨会”在东莞市文联举行


“空间就是力量”——“牵引线”东莞制造摄影展策展人

崔波

  “牵引线”所呈现的,是东莞这座城市数十年发展的影像截面,之说以用“牵引线”作为展览题目,一是因为制造是带动东莞产业转型的“牵引线”;其次是艺术家李志良先生深耕东莞,他用影像梳理东莞制造,为了城市发展提供牵引力的诠释。“牵引线”既表现了时间的概念,也表现时间与空间的交叉结合,关于东莞历史的、事件的等凝重的词语就成为了摄影作品最重要的品质描述。

  评价摄影作品一般会从两方面切入:一个是思想表达,表达的强度、深度和感人的程度;另一个就是艺术劳动量,不同的艺术创作有它特定的劳动含量,比如绘画,是看得出一个画家三十年或者五十年的绘画功底的。摄影也一样,一张满意的照片,艺术家不知要进多少企业,看多少生产车间的流水线。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绘画作品的技巧是高超的,它可以用纯熟的绘画语言进行艺术表达。而当艺术家用影像表达时,会看到很多作品的影像显露出的是超现实的艺术形态,越来越多的当代艺术作品在传达“空间就是力量”的过程,而照片本身呈现的功能其牵引力更大。

  展览作品中会出现许多场景与人物的戏剧性冲突,正好是他梦寐以求的画面,不断地寻找自我和现实的关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牵引线”也拓展了志良先生对时间和空间的理解与想像。其作品不是过去与现在之间的线性运动过程,而是一种复杂的交融和互释运动,这种运动既促使我们在在记忆中搜寻现实的各种可能,也帮助我们在当下的问题中去思考历史的意义。

  艺术家李志良所看见的景象恰好如同一面镜子照射出我们内心世界的影像,是现实还是超现实?一切答案都隐藏在照片之中,潜伏在生活里。


复眼的观看——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摄影评论家

李楠

  摄影家李志良所创作的“牵引线”这批影像,独具智慧与特色,他赋予机器观看之眼,从三个平行而互有关联的维度展开他的视觉书写,最终交汇成一部灵动而又厚重的摄影作品。

  其一,关系的维度,即人与机器的关系。如前所述,这是一个核心命题。在这一部分里,人与机器交相叠映,互为背景与主体;画面呈现出一种浓郁的科技感与未来感。与传统工业吃苦耐劳的体力劳动者不同,现代劳动者的价值更多地体现在效率、精准和专业。李志良用闪烁着彩色数字的电子设备敞开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而以身着洁白工作服的技术人员喻示所有的未知都在理性的冷静控制之中。他十分敏锐地捕捉到现代化的人与机器之间,其联结的关键在于高级的智慧——机器不再仅仅是机械,而是富有智慧的物质存在。当然,这也成为人与机器关系危机一面的根源。在这些场景中,隐隐流动着机器程序化的气息,我们看到人与机器的日常面目,也由此思索他们不断变化的内在关系。

  其二,空间的维度,即以微观方式重现机器内部。显然,这不是人的肉眼所能达到的维度,在被放大了数百、乃至数十万倍之后,那些小小的芯片、电路、结晶体、纳米孔壮丽如山林江河,呈现出特殊的样态与美感。这是机器之眼超越人眼之处——人类的神奇在于他能制造出比自身更强大之物。借助机器,人们不仅能观看事物的表面,还能深入事物的内部,在不同的空间层次中自由穿越,在广大与精微之间尽情体味造作之妙。

  其三,时间的维度,即以铂金摄影定格快速流逝的景象。铂金作为一种古典印相工艺,影调细腻,可保存百年,有传世收藏之用。李志良所作数幅,依然取自寻常场景,画面虚实参半,似乎是历史旧照——李志良以摄影语言自身的特性将时间轴折叠,让我们在当下看到了将来的历史。那么,将来的当下会如何?人会如何?机器会如何?“智造”的极致又会如何?这一连串的问题,无声地自画面深处传来。

  毫无疑问,这三个维度各自独立又彼此呼应。空间的近,时间的远,纠结着关系的深与浅——犹如三只单眼构成的复眼,同时观看不同的景观并进行有机合成,以此获得丰富而深邃的观看体验与认知体验——事实上,当下的摄影,就是照相机、材料、数字技术、社会价值观合成的高清晰度复眼。

图10.jpg

  艺术简介:

  李志良,广东东莞长安人,2020年第十三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获得者。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理事、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东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主编国内第一本镇域摄影志《长安摄影志》及个人摄影志《梁惠湘影像志》《杨子江影像志》等,参与策划“纪念改革开放 30 周年全国摄影大展”“中外摄影名家看长安”“东莞制造”摄影工作坊等。2016 年作品《朗姆味道的印象》在第二届深圳国际摄影周主题展展出;2017 年作品《东莞制造》在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展出,并获得最佳摄影师提名奖;2019 年《中国智能制造》组照在第 27 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展出,并获评委会推荐;2019 年被东莞市文广旅体局评为“东莞文艺名家推广计划”摄影名家。


策划 | 晓云 木桃

责 编 | 谢莲子  美编 | 贺枝 国辉

供稿 | 市摄影家协会

审核 | 市文联网络文艺工作部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1-04-01 14:30:30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关注

移动门户